比特之家|专注数字货币行业大数据分析比特之家|专注数字货币行业大数据分析

吴忌寒多次怒怼爱惜欧,虚拟货币众筹已经穷途末路?

不论行情是好还是坏,大家很少探讨一个问题:代币众筹模式是否可以继续。

诚然虚拟货币众筹模式的确带给投资人太多的利益,也是支撑数字货币迅速膨胀的快速入口。大家受益于爱惜欧,肯定不会选择灭亡,甚至泰国SEC对爱惜欧都选择注册监管制。

但是这个问题却有一个人在不停的提醒公众注意风险。吴忌寒就多次发表言论:爱惜欧最终将走向灭亡,甚至预言在5-10年内就会被淘汰相关资产。

image.png

是否他在制造噱头?我们都知道吴忌寒手中的比特大陆最早将在2018年四季度或者2019年一季度就要赴港上市,如果单单为了引起注意,那么与比特大陆更应该关注澄清自己的假信息,而不是只对爱惜欧这个话题反复提及。他担心的是否也是我们担心的:虚拟货币众筹模式是否真的走在了穷途末路?

要想解决这个问题,首先看看这种众筹模式缘何而起?

现在可查到的资料,第一个正式的众筹是master coin项目。据原Factom联合创始人汪波回忆自己的参与经历。Master coin的创始人威廉特最开始是一个程序员,热衷于比特币挖矿但是却没有能力挖矿。

于是自己开始做起了master coin项目,为了筹集资金,他在一个比特币社区(bitcoin town)里公布:2014年7月份Master coin要上线,如果你们给我钱(比特币),我就可以辞职专门做这件事儿给大家用。

那一次一共有500个人投了5000个比特币,当时价值50万美元。这次募资比特币其实实质上已经成了全球的第一个代币众筹项目。

2013年12月,未来币NXT成功完成众筹,共21个比特币,当时约为6000美金。当时NXT被称为竞争币三剑客之一,不过后来并没有太多的建树。目前NXT位居数字加密资产市值排行第76名。

再然后2014年,当时的重点项目比特股Bitshares和以太坊Ethereum都完成了自己的爱惜欧历程,不考虑金额大小,以太坊是目前最成功的众筹项目。从13年以太坊创始人V神发布了以太坊初版白皮书,再到2014年7月份团队创建了以太坊基金会,紧接着24日开始早鸟轮,共募集31,531个比特币,共发行7200万以太币。

至此,其实我们已经看到所谓的爱惜欧,其实也正如它的定义那般。爱惜欧是币圈类比IPO创造出的一个概念。全称initial coin offering,即首次公开募币,是以初始产生的数字加密货币作为回报的一种获取资金的方式。

早期项目没有监管、没有约束。从极客小圈子因兴趣投资逐渐发展到了如今成为泰国SEC监管的集资方式,在短短5年之间,就已经从一群人的游戏发展为一些国家的新型资金筹集方式。

或许未来这种方式会被更广泛的接受,但是回到眼下,爱惜欧模式被人诟病的还是因为没有监管导致的虚假、泡沫,甚至有些项目让投资人血本无回。

image.png

如果只是把爱惜欧定义为单纯的筹集资金模式,那么这样的方式注定要被历史淘汰,就像吴忌寒担心的是一场不可持续的泡沫。但是实际上,爱惜欧模式并不能和IPO的概念做等同类比,说起来,和单纯的众筹类似。

前几年大火的众筹模式把雨伞、表、事物几乎一切事物都用这种方式包装了起来。“众筹”一词,被当作是是独立匠人的救命稻草。我上个月甚至还在参与一个小偶像的众筹,他明明是一个出课程的老师,但是却又1万人为他设计的T恤买单。

其实说白了,这一万多人并不期待这件T恤可以多么好,哪怕最后他说作品延迟都不要紧,作品不够好也可以接受。既然是没有完好作品的预售,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在为未来买单,为自己的兴趣在买单。

这件T恤初始价格为“99”,以后公开售价“599”。到底以后值不值599值得商榷,同理虚拟货币日后是否真的就能升值也值得商榷。那么为什么虚拟货币提供的服务却不如衣服一样可以自由。为什么用法币众筹T恤可以被接受,而用虚拟货币众筹虚拟货币却要难产。

微信截图_20180824112051.png

我们此刻正处在虚拟世界融合现实世界的缝隙里。实物的黄金可以认为是避险资产,虚拟的比特币还在经历考验。众筹一件衣服可以,众筹一套区块链系统值得商榷。

回过头来看,有多少人还在相信黄金,拒绝虚拟资产。就代表还有多少人不相信代币众筹,还没做好踏入虚拟世界的大门。诚然区块链、虚拟货币不只是代币后,还有很多不成熟、小问题,但是终究还是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,仅此一点就值得我们相信未来。